首页 都市 花都大少

第二百一十二章【艾一戈的眼泪】(完结)

花都大少 萧瑟朗 10616 2021-05-19 17:43

qubipu.com,最快更新花都大少最新章节!

第二百一十二章【艾一戈的眼泪】(完结)

由于婚礼的缘故,艾一戈不得不把玛格丽特的事情推迟到吴曼殊和孟小蝶生产之后再向众女和盘托出。同时他也知道这事儿不能再拖了,否则对于玛格丽特实在是太过于不够公平。

最然艾一戈感觉到麻烦的是,大概是婚礼那晚的三人行活动,居然导致了靳可竹也怀上了身孕,当然了,等到艾一戈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是六月份了,靳可竹发现自己一个半月都没有来女人每个月都要出现一次的玩意儿的时候,告诉了艾一戈,然后艾一戈陪着她去医院检查,得出来的结论当然就只能是艾一戈即将拥有第四个孩子。

不过现在艾一戈倒反而是虱子多了不咬了,艾长虎更是开心的脸上增添了不少的皱纹。这边武青阳给他生出来的小孙子他还没玩儿够呢,美国那头又有两个连预产期都一样的孙子或者孙女儿要出生,而这边靳可竹又传来了怀孕的喜讯,似乎唯独剩下的就是赵心男了。

艾一戈也在得到靳可竹怀孕的消息的时候,专门的问过赵心男,赵心男却表示自己一切正常,并且允诺艾一戈,三年内自己一定能够升到少将的级别,一旦升上去,她就先歇上俩月,务求把他们的第五个孩子给弄出来,不怀上孕誓不罢休,搞得艾一戈一阵阵腿脚发软,很是觉得那基本上是个快乐的地狱,他可是领教够了赵心男的战斗力,这妞儿就好像永远都不会疲惫一般。

六月底的时候,孟小蝶和吴曼殊已经大腹便便临近她们的预产期了,而在六月中旬的时候,吴曼殊也正式向全世界公布了她怀孕待产的消息。虽然全天下的男人都怒了,并且所有的媒体都在发狂一般的寻找凶手,但是由于中国的主流媒体都受到了严格的监控,真实情况根本就不可能被外界得知。而全世界也终于知道,为什么三月的时候,奥斯卡颁奖典礼上,作为最佳影片的热门候选的《继承》虽然最后还是因为东西方的文化差异以及电影语言版本等诸多问题没有拿到最佳影片,但是却依旧拿到了最佳外语片以及最佳动作设计和最佳女主角的三项大奖,可是作为最佳女主角的吴曼殊却并没有出现在颁奖典礼上。吴曼殊待产的消息,使得全世界都愤怒了。

但是,吴曼殊接下来的举动,更是让全世界的影迷们更加疯狂。

吴曼殊在《继承》公映之后,第一次全面的面对世界媒体,挺着大肚子显得满脸幸福的她,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席卷了世界所有重量级媒体的首页,吴曼殊对媒体所说的话异常的简短,只有一句话:我将离开我所钟爱的电影事业,离开所有热爱我的影迷们,对不起,但是,我想给我的孩子一个最好的生长环境。

几乎所有的媒体都在质问,让吴曼殊怀孕的幸运的男人究竟是谁,可是,终究没有人知道,或者说,不该让他们知道的人,没有人知道。他们所知道的,只有颠倒众生的吴曼殊,在其事业显然还没有达到最高峰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这个是非的圈子。许多人在惋惜,也有人为吴曼殊叫好,至少,在三十岁不到的年纪,便拿到了两次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的小金人,这恐怕将是在未来也无法让人超越的成就。自此,世界影坛又多了一个传奇。而在数十年后,还有人为此津津乐道,因为他们终于开始发现,原来当年让他们心目中的女神离开这个是非圈的,居然就是那个在好莱坞打造了一个华人电影传奇的超级制片人――艾一戈,在那样的时候,没有人会去说吴曼殊的选择是错误的,虽然一辈子都不是艾一戈明媒正娶的夫人,但是也依旧不会有人觉得吴曼殊的选择错了。像是艾一戈这样的男人,本就当得起何止六个只能是更多的女人的环绕。

而在全世界愤怒的猜疑声还远未平息的时候,艾一戈已经带着除了赵心男之外其余所有的女人,一起飞往了美国洛杉矶。他在比佛利山庄终究还是买下了一套别墅,只是却是挂在了武青阳生出的小宝宝的名下――小宝宝取名为艾豫武,取得自然是艾一戈与武青阳的意思。面对太多太多的姓名组合,艾一戈早就头昏脑胀,最后还是决定用这种最简单但是寓意却最为深刻的姓名。

而自然而然的,孟小蝶和吴曼殊也分别给她们肚子里怀的孩子取了类似的姓名。孟小蝶的那个叫做艾雨萌或者艾禹孟,女孩用前者,男孩儿用后者。吴曼殊的则是分别为艾语曼或者艾寓书,没办法,谁让吴和武是同音字呢,也只能舍弃吴曼殊的姓,用她名字里的一个字了。

就连靳可竹都不例外,早早的就被定下了肚子里还没成形的孩子的姓名――艾予堇以及艾誉晋。不得不说,在这个方面,艾一戈还真是一点儿创意都没有。

赵心男虽然没怀孕,在其他的几个女人的强烈要求下,艾一戈和她那还不知道在哪儿的孩子,也被定下了名字,艾羽昭和艾御兆,后一个名字让熊百兆很是不爽,因为他有种被艾一戈踩得死死的感觉,艾御兆,难道这小子欺负了我抢了我喜欢的女人还不够,居然还想让他儿子也接茬驾驭我欺负我么?

当然不会有人理他,于是这些可怕的名字还是这么定了下来,自己都感觉到有些头昏脑胀的艾一戈,总算是登上了去洛杉矶的飞机。

只是,艾一戈一直在犯愁,难道自己以后跟玛格丽特也搞出人命来了的话,就要叫艾玉马么?这怎么听着都像是骂人的话,艾,艾你妈!又或者是那个美国黑人总统的名字,奥巴马!发音实在太过于接近了!

七月初,孟小蝶和吴曼殊的预产期终于到来,俩人还真是巧,几乎同时产生了妊娠反应,一起被送进了产房,艾一戈自然是换上无菌服,跟了进去。

他看到吴曼殊和孟小蝶躺在床上,虽然肚子里的孩子不断的踢着他们的小脚,但是她们的脸上依旧挂着甜蜜的微笑。

并且孟小蝶说:“曼殊,一会儿咱们的孩子出来了,等护士洗完,咱不让护士分的太清楚,让她们永远保留这个秘密,不管哪个孩子,都是咱俩的亲生,怎么样?”

“你是说让护士保密,然后咱俩根本就分不清谁是谁,抱着哪个算哪个?”吴曼殊笑着回答。

孟小蝶使劲儿点头:“嗯嗯,我要漂亮的那个!”

“好好好,不跟你抢,一会儿你自己先挑。”

艾一戈崩溃了,这俩妞儿不带这么玩儿人的,自己的孩子居然还玩这种不明真相的乾坤大挪移?

不过,对此艾一戈没什么发言权,只能任由俩妞儿胡作非为。他现在只期待的是,生出来的是一个男的一个女的,这样他就算是被打傻了,也不会弄错。可是,让艾一戈失望的是,俩妞儿不但是一起进得产房,就连孩子都几乎是一起探出脑袋然后彻底出来,剪断脐带的时间也几乎就是前后几秒钟的事情,就连那帮护士和医生也是叹为观止。

孩子一出来,艾一戈就很紧张的盯着孩子的胯下,搞得他这个原本其实对儿子女儿无所谓的家伙,现在却很是为自己的孩子性别问题担忧。

艾一戈失望了,这俩孩子的胯下就好像约好了似的,啥也没有,就是一道小缝儿,居然是俩女儿。艾一戈不由得恨恨的跺着脚:这贼老天,这会儿还要玩我!

他倒是很想记住这俩孩子的面貌,但是无奈这俩孩子小脸没长开就不说了,还满是血污,任凭艾一戈努力了半天,等到护士把俩孩子洗干净包好了之后,他也依旧分不出谁是谁的孩子。看起来,这个谜团就只有那几个护士清楚了,但是那几个护士一起笑着说了一句:“妈妈最大,她们说要保密,我们就会把这个秘密守住一辈子的。你们现在别急着选自己的孩子,等到出去之后,我们不在的时候你们再挑。这样,用不了多长时间,恐怕就连我们也不知道谁是谁了,除非用dna来检测,否则基本上是没什么手段能区别这俩孩子的生母究竟是谁!”

好吧,艾一戈彻底绝望了!就让这俩妞儿胡搞去吧!

从产房出来之后,当得知这样的结果,武青阳和靳可竹也是笑个不停,很为吴曼殊和孟小蝶的默契以及感情羡慕,同时,武青阳和孟小蝶、吴曼殊都说:“我们现在是一个儿子俩姑娘,可是可竹的肚子里是儿子还是姑娘我们还不知道,很想知道呢!”

其结果就是,靳可竹被送到超声波室,全方位的扫了一遍。扫出来的结果让所有人大吃一惊,靳可竹怀上的居然是个龙凤胎,看起来,之前他们准备的那俩名字,靳可竹都能用上了!

“还是可竹妹妹好福气,居然是俩!!!我们羡慕死了!”三个妞儿都是一脸悻悻的表情,心说艾一戈还真是偏心,居然连生孩子,靳可竹都能得到俩精子,而她们只有一个。

晚一些,跟赵心男视频电话的时候,几个女人抢着把这些所有的好消息都告诉了赵心男,而之前就向玛格丽特保证过今儿一定揭秘的艾一戈,也在玛格丽特目光的不断逼视下,终于走到视频面前,开口说道:“那个,我还有个事儿要宣布!”

众女一愣,随即一起说道:“不要太惊喜啊,我们今儿得到的惊喜已经够多了!”

那边赵心男也说:“老公你悠着点儿说,我怕我开心过头。”

艾一戈深吸了一口气,表情严峻的说道:“其实吧,玛格丽特是你们最小的那个妹妹!”

众女一起嘘了起来,表达她们的愤慨:“玛格丽特本来就是我们的小妹妹……”但是很快,众女的脸上又都变成了愤怒的表情:“你说什么?你是想告诉我们玛格丽特也被你……艾一戈,你怎么不去死啊!!!”

隔着电脑屏幕,赵心男已经在摩拳擦掌了,至于这边,不用说,就连那俩刚生完孩子的妞儿,也是冲着艾一戈招手:“过来,让我咬死你算了!”

最后是一场混战,混战完毕,艾一戈灰头土脸的被赶了出去,大家都让他去找那个暴力的女警官聊天玩,说是让他干脆顺便把那个暴力女警也搞定算了,反正已经黄种人白种人都有了,也就不差个褐色皮肤的了,过两天艾一戈再搞个黑妞儿回来,她们也见怪不怪了。

黑妞儿艾一戈倒是不敢搞,只是他的脸却是黑了,几个妞儿把他踢出门之后,在房内不知道密谋些什么,玛格丽特很快便倒戈相向,进了这帮妞儿的阵营。

一觉醒来,艾一戈习惯性的想要左拥右抱,这半年来,他简直就要爽翻了。开始几天是武青阳和玛格丽特双|飞,接下来则是身体恢复了一些的孟小蝶和吴曼殊也加入战团。虽然说这俩妞儿还是有些担心,艾一戈只能看和摸,不能真的拉弓上马,但是四个女人的曼妙身体在艾一戈面前一一展示,还是让艾一戈感觉到奇爽无比。等到吴曼殊和孟小蝶的孩子满月了,艾一戈也就没有顾虑了,经常搞出不同的花样来,只是那些妞儿很多时候都不肯配合,这让艾一戈多少有些遗憾。现在艾一戈每天醒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看看自己身边躺着的究竟是哪个女人!

可是,让艾一戈倍感意外的是,今天他捞了半天,别说女人了,连根毛都没捞着。

下床先洗了个澡,艾一戈很是奇怪的坐在客厅里,看着空无一人的屋子,郁闷的自己给自己弄了份早餐吃着,然后自言自语的说:“这几个妞儿,怎么全都跑出去了?可竹现在还挺着大肚子呢,怎么也跟着她们疯?等回来非得好好教育教育她们不可!不知道可竹肚子里的是龙凤胎啊?”

可是,一直到天都黑了,他也没能等到教育那几个妞儿的机会。这时候的艾一戈才开始有点儿觉得不对劲了,连忙掏出电话给那几个妞儿一一致电,每一个都是关机,一点儿例外都没有。

“我靠!搞什么名堂?”艾一戈有些乱了手脚,虽然也知道自己还能安安稳稳的躺在床上,那几个妞儿出不了什么大事儿,但是他还是感觉到很大的压力。

想了想,艾一戈上网连通了赵心男的专属视频,可是呼叫了半天,那边根本就没有人回应。艾一戈无奈,直接把电话挂到了总参二部,一问之下,却被告知赵心男请了假,正在度假之中。

艾一戈彻底懵了,虽然明白这肯定是几个妞儿蓄谋已久的事儿,但是心里那份焦急和担心却是真的。

“这几个妞儿搞什么名堂啊?”艾一戈急得在屋子里团团直转,终于想到了什么似的,开始在每个妞儿的房间里挨个的寻找,终于,在武青阳的房间里找到了一封几个妞儿一起留给他的信。

打开来一看,艾一戈气的差点儿直接从楼上跳下去。这几个妞儿在信里说:为了惩罚艾一戈居然敢在私底下偷偷的就把玛格丽特给吃了,她们产生了很大的心理负担,担心艾一戈以后迟早会给她们弄出第七个乃至第七十个姐妹,因而,她们决定一起离开他。

另外,她们告诉艾一戈,由于意外,他居然在赵心男的肚子里也种下了他的种儿,信里说的很明白:既然我们都有了你的孩子,我们也就不需要你了,你对我们已经没用了。我们会带着你给我们的孩子好好的生活的,但是你也别找我们了,找到我们也不见你。

艾一戈差点儿没昏死过去,虽然说原定跟赵心男制定的三年以后生孩子的计划意外的提前了,但是这几个妞儿简直就是发了疯,居然敢说一起要离开他。艾一戈心急如焚,开始四下打听寻找这六个妞儿,可是无论如何打听,他却发现这几个妞儿就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根本寻找不到,没有人知道她们的动向,也就是说,她们真的是蓄谋已久,这次既然选择离开,就没打算让艾一戈找到他们。

在比佛利山庄的别墅里度过了难熬的一周,艾一戈憔悴的不成人形,胡子也老长老长,根本没心思去刮。虽然到现在他都不相信那几个妞儿会是真的要离开他,但是这么一直没有她们的消息,也着实让艾一戈烦躁不安。

抓着桌上也不知道是哪天剩下来的匹萨胡乱的填着肚子,艾一戈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一句很久之前他对吴曼殊和孟小蝶说过的话:“要这小岛要是那个贵族肯出让就好了,我倒是可以考虑给它买下来,到时候咱们一大家子住在这里,似乎很爽啊!”

小岛!!!那个在伯利兹附近的太平洋上的小岛!亚历克斯!公爵!

艾一戈立刻跳了起来,拿起电话就找人打听那个亚历克斯公爵的联系方式,等到好容易联系上亚历克斯的时候,艾一戈立刻就直言不讳的问到:“亚历克斯公爵,您的小岛是不是前段时间被人买了?”

亚历克斯公爵在电话那头笑了笑说:“不就是你自己买的么?你怎么还来问我?”

艾一戈没理会亚历克斯公爵的疑问,二话不说,直接找到老布朗,告诉他自己需要用私人飞机,让他赶紧准备。

老布朗也是神速,一个小时之内就帮艾一戈准备好了飞机,然后找到了那个小岛的坐标,艾一戈便只身上了飞机,向着那个小岛进发了。

数个小时之后,艾一戈终于看到了那个他曾经来过的小岛,等到飞机降落之后,他立刻就肯定,这几个妞儿肯定就在这儿,现在正处夏季,岛上应该是游客很多的时候。可是现在岛上却是一片荒凉,如果不是有那个小小的停机坪,艾一戈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了地方。

确定了方向之后,艾一戈便发了疯似的跑向了那幢私人的庭院,他甚至已经做好了被那些妞儿捉弄拒之门外的心理准备。可是,等到他冲到门前,却发现那扇大门根本就没锁,直接就让他走了进去。

冲进大厅之后,艾一戈发现屋里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完全就不像是有人居住的样子。站在一楼大厅里,艾一戈发了疯似的喊着六个妞儿的名字,回答他的,却只有他自己的声音。

“不可能弄错的,不可能弄错的!”艾一戈对自己念叨着,神经恍惚的冲出了房子,跑到岛中央那个淡水潭边,依旧没能找到这帮妞儿。甚至于连岛后的那个已经再没有人来的小木屋他都去过了,依旧找不到这几个妞儿的踪影。

无奈之下,他又回到别墅之中,挨间屋子的寻找,可是,这帮妞儿真的就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连根毛都没露出来。

站在一楼的厅里,艾一戈推开了那间原本应该是小酒吧的门,屋里一片漆黑,哪有一丁点儿的声音?艾一戈顺手打开了灯,可是却发现这间小酒吧彻底被清空了,原先的桌椅板凳以及吧台,统统消失了,这虽然让他依旧失望,可是却也增强了这几个妞儿必然在岛上的信念。只是,她们究竟在哪儿呢?

艾一戈犹疑着走到了屋子的正中央,正在四下打量,却突然发现有阴影从天而降,猛一抬头,四道铁闸一般的栅栏飞快的落了下来,等到艾一戈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关在了一个硕大的铁笼子中间,那四道铁栅栏,几乎是整间房间的大小。

然后,艾一戈就看到周围的墙壁缓缓的沉入了地底,从六个方向走出来六个女人,身上都穿的异常的性感和暴露。

武青阳出现在艾一戈的正前方,她穿着一套紫色的蕾丝胸罩,镂空的几乎可以透过蕾丝看到里头的乳|头,而下半身则同样是紫色蕾丝的内裤,走过来的时候甚至能让艾一戈看见她双腿之间还有几根不安分的小毛毛从内裤里冒了出来。腿上则是一双紫色的丝袜,用吊带栓在腰上,脚上也是一双同样紫色的高跟鞋,性感的让艾一戈顿时就有了反应。

只是让艾一戈觉得恐怖的是,武青阳的手里为什么拿着一根棒球棍?

左侧前方,是孟小蝶,一身火红的睡裙,半透明的那种,看得出来里头什么都没有,完全的真空,腿上是一双火红的让艾一戈的心也跟着瞬间燃烧起来的红色丝袜,脚上则是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同样性感的让艾一戈血脉贲张。

而她的手里,则是一根红色的皮鞭……老大,不要啊!!!

右侧前方是吴曼殊,吴曼殊真美,美得清丽脱俗,在一身宝蓝色的情趣内衣的装扮下,吴曼殊就仿佛走在奥斯卡的颁奖典礼上一般的端庄淑雅,华贵的气质在那套蓝色的内衣衬托下,异常的迷人,整个儿一个蓝色妖姬的形象。胸前的胸罩是全空的,只有下方有点儿托衬,整个咪咪完全曝露在艾一戈的眼前……

呃……老子要喷血了!

只是,吴曼殊的手为什么是空的?啊!不对,她手心里抛来抛去的是个什么玩意儿?蓝色的小药丸儿?老天呐,不是吧?不用这样吧?

艾一戈猛然转过身子,看向自己的身后,迎面走来的是楚楚可怜的靳可竹,赤着双脚,身上一套水绿色的棉布睡裙,虽然完全看不到里头有什么,但是要知道,靳可竹吸引艾一戈的,就是这样的装扮。仿佛邻家小姑娘一般,脸上居然还带着那种让全天下男人都恨不得冲上去保护她的可怜表情,艾一戈简直就觉得自己快要爆裂开来。

等等!靳可竹的手里是一根布条儿?还有一条水绿色的内裤?那内裤上为什么还有红色的痕迹?艾一戈顿时明白过来,那布条儿恐怕就是当初自己撕坏的睡裙,而内裤更是当初自己强|奸靳可竹的时候那条沾染了靳可竹处子之血的内裤!殴卖糕的!不带这么惩罚我的!

赵心男一身黑色,脚上蹬着一双高高的皮靴,内裤和胸罩也都是黑色皮质的,最让艾一戈吃不消的她头上居然还戴着一顶黑色的军帽。德国纳粹的军帽,你真以为你自己是德国警卫军所辖的盖世太保啊?但是不得不说,这套情趣内衣穿在赵心男身上那叫一个相得益彰,完全就是为赵心男量身定造的!

在赵心男的手里,则是一瓶仿佛油一般的东西,艾一戈从那颗蓝色的小药丸上得出答案,这瓶油绝对不会是辣椒水,只能是印度神油!看起来,这帮妞儿是不打算让他活下去了。

至于玛格丽特,好家伙,这妞儿一身粉红,手腕和脚腕上都是白色的毛绒绒的东西,脑袋上还顶着两只长长的兔耳朵。兔女郎?粉红兔女郎?拜托,我多少次让你这么穿,你死活都不肯,今儿你倒是肯了!小猴子,你今儿怎么变成粉红兔女郎了?身上的衣服不用说了,粉红色的连体内衣,整个儿就是一只小兔子的样子。

最让艾一戈心悸的是,玛格丽特是蹦着过来的,奶奶地,你还真把自己当成兔子了?

而玛格丽特的手里……唔,拜托了,震动蛋?也是粉色的?你们不用这样吧?

艾一戈简直就要哭出来了。

他的耳中,响起了那几个妞儿的声音:“你不是花心么?你不是流氓么?你不是连强奸都想玩儿么?你不是禽兽么?你不是大坏蛋么?你不是喜欢制服诱惑么?你不是喜欢轻微虐待么?你不是想开无遮大会么?嘿嘿,我们今儿满足你!但是反过来,你今儿要是没办法把我们满足了,你就永远都别想出这扇门!!!”

艾一戈崩溃了,他已经看到自己是怎么死的了,那绝对是死在这几个妞儿的肚皮上。脑中灵光乍现,他欣喜的大叫道:“心男,你怀孕了,不能做这种事儿的!”虽然只是少了一个人,但是艾一戈总算是觉得稍微的好过了点儿,大概是不用死了。

可是赵心男却冷冷一笑:“你这个白痴,我说怀孕了你就真信啊?老娘今天夹死你!!!”

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