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花都大少

第二百一十一章【鸾凤齐鸣张灯结彩】

花都大少 萧瑟朗 13535 2021-05-19 17:43

qubipu.com,最快更新花都大少最新章节!

第二百一十一章【鸾凤齐鸣张灯结彩】

婚礼按照艾一戈和赵心男的意思,从简进行,不过在艾家和赵家这两家人的声势之下,这所谓的从简也极为有限了。

艾长虎一门,基本上没有别的什么亲戚了,所以也只是邀请了一些关系不错的朋友参加。转化到艾一戈身上,说穿了也还是那几家人,所以至少在准备起来的时候,显得很是从容。

而赵立兴那边,还有些兄弟姐妹什么的,一一邀请之后,就是部委里头的一些老关系了。未必是多好的朋友,但是碍于面子,有些人是不得不去邀请的。这一点上艾长虎比较占便宜,他一贯都是那种对人没什么笑脸,办事说话都是一副军队作风不会特别圆润的类型,所以敢于跟他太过于亲近的人本就不多,倒是没有赵立兴的那些麻烦。

两家人坐在一起看完了拟定的名单之后,艾一戈发现说是一切从简,好像这部分名单上也有了七八桌的架势。而且,艾长虎和赵立兴也都考虑到,总是会有一些不速之客不请自来,到时候总不能说把人家往外赶,于是留个三四桌的空余也是有必要的。

最终的决定是一共十桌,这对于艾一戈和赵心男而言,已经觉得很是麻烦不堪了。

而在艾一戈的眼中,结婚的麻烦绝对不仅于此,这边才定下酒席的数目,那边赵立兴就发话了:“你们明儿就先去把结婚证领了,然后你们年轻人据说还有什么婚纱照啊又是这个那个的名堂,我们老一辈的就不干预了,反正你们年轻人的花样我们也不甚了了,自己去操办吧。”

这下倒好,原本艾一戈和赵心男只是想着说找个影楼简单的拍几张照片,然后一切从速算了。但是赵心男的母亲听到这话,立刻说道:“嗯嗯,这个要好好的做一做的,不管如何从简,有些过程必须有,不然过上十年,你们肯定会后悔。我知道你们怕麻烦,但是为了以后不出问题,等到年纪大一些也有些可以让你们翻看的东西,我还是建议你们不能省略这样的过程。”

说的是建议,但是基本上就等于下命令了。赵心男本来就不会特别的反对,她也知道自己的母亲为了艾一戈背后还有好几个女人的事情,虽然表面上不说,但是心里其实多少还是有些障碍的。当妈的人,这种事儿落在自己头上的时候或许还能云淡风轻的处理,可是落在自己的女儿身上,她就还是有些挂怀了。没办法,天底下的母亲说到底都是一样的。

艾一戈没啥好说的,一一答应下来,随即陈凤英就开始跟赵心男的母亲商量,帮着艾一戈他们一一制定关于婚礼之前两人要做的事情。

等到离开赵心男的家之后,艾一戈看着手里那张长长的单子,仰天长叹:“老天呐,不是说一切从简么?我看这已经很复杂了!”

赵心男叉着腰瞪了他一眼:“干嘛?嫌麻烦了?那你别娶就是了!”

“我哪有这个意思啊?这不是咱俩说低调进行的么,你看看这个单子,还有那也不知道到时候够不够用的十桌酒席,这哪儿还有一丁点儿从简的意思?我看呐,除了咱俩在婚后没办法出去蜜月,其他的跟别人结婚相比,只会更复杂不会更简单。”艾一戈的一张脸,苦的都能拧出水来。

赵心男看着艾一戈,不由得笑了,靠在艾一戈的肩膀上:“你应该知道,我们的家庭就是这样,要是真让他们由着性子操办,我看一百桌都未必挡得住,这还不知道全国得有多少人来秘密参加。而且,恐怕咱俩还得跟动物园的珍稀动物似的,被他们牵着回到各自的老家,然后搞搞那光宗耀祖锦衣而回的事情。那样才真的能烦死你呢!你就别想着跟普通人去比较了。”

艾一戈点了点头:“那倒也是,你说的也有道理,算了,反正这辈子就只有这一次,折腾就随他们折腾去吧!奶奶地,到底谁结婚?”

赵心男不由得又笑了,仰起脸,眼睛里全是水汪汪的:“好了,别不痛快了,咱俩明儿还得去领证呢,我可不想看到我老公带着一对黑眼圈去领证,到时候人家一看我们结婚证上的照片,还以为我在领证前夜把你痛扁了一顿呢!”

“你倒是也得打得过我呢!”艾一戈不由得忿忿的,打不过自己的老婆,这一点其实一直都让艾一戈耿耿于怀。

“那要不要试试?”赵心男开始挑衅。

“试试就试试!我还不信我收拾不了你这个小娘皮了!”说着话,艾一戈一个虎扑,直接将赵心男扑倒在床,一记黑虎掏心就冲了上去,赵心男娇咤一声,也是一个撩阴腿踢了过来,然后艾一戈张嘴就咬,这招有个名堂叫做天狗吞月……

看着手里的结婚证,艾一戈站在民政局的大门口,只觉得今儿的太阳特别的刺眼。

再看看大红封皮的结婚证书上,那笑得跟白痴一样的自己,还有身边笑得根本不像是现在这个赵心男的傻妞儿,艾一戈很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我操,我就这么把自己给卖了?”艾一戈回头看看赵心男。

赵心男很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挽上艾一戈的胳膊:“嗯,老公,你这辈子都跑不掉了!”

艾一戈惨叫了一声:“救命啊!!!”甩开赵心男的手就跑。

赵心男左手叉腰右手指着艾一戈:“你给我站住!”可是艾一戈根本不听她的,跑的比刚才更卖力气了。

结果,他得到的就是赵心男一个飞腿,好吧,这小俩口,刚领完结婚证,就打上了,而且是在大街上!

“你还跑不跑了?”赵心男拧着艾一戈的胳膊,气咻咻的问到。

艾一戈看着赵心男那红润的面庞,不由得摇摇头:“不跑了,老婆!”

赵心男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即笑得比谁都开心:“你刚才叫的什么?再叫一声来听听。”

艾一戈一翻白眼:“你说叫就叫啊?再说了,以前又不是没叫过,今儿这么兴奋干嘛?”

赵心男居然有几分扭捏的摇晃着身子:“今天不一样么!”

艾一戈恍然大悟,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好吧好吧,那就再叫两声,就两声啊,不多叫了!”

赵心男很乖的点了点头,看着艾一戈,眼中全是期盼。

艾一戈故意顿了顿,然后大叫一声:“老婆婆!!!”随即比了个胜利的手势,掉头就跑,赵心男气急败坏的在后头追,口中还大叫着:“你给我站住,这次不算,你居然把两声连在一起叫!”艾一戈只是在前边笑着一路跑,就是不肯停下,搞得开车送他们俩来民政局的那个总参的司机,也不知道自己是开车跟上去好呢,还是原地候命才对。

好容易追上了艾一戈,赵心男很是委屈的看着他:“不行,刚才不算!”

艾一戈也是气喘吁吁的,看着赵心男难得的小女儿的样子,心中一片柔情涌然而升,伸出了双臂将赵心男抱在了怀里,口中柔情无限的说道:“老婆,老婆,老婆,老婆,老婆,老婆,老婆,老婆,老婆……这样够不够?”

赵心男摇摇头:“不够,要叫一辈子呢!”

艾一戈又笑了,心道赵心男今儿怎么倒是有点儿像靳可竹了?难道是因为她跟靳可竹接触多了,两人关系不错的缘故?要真是这样,倒也是好事一件,赵心男要是能学得靳可竹十分之一的温柔,那就真是个完美的女人了!

“喂!拍完了没有?”大太阳底下,某个龇牙咧嘴的男人大声的叫着,可是一个小姑娘却紧赶慢赶的跑过来,掏出一张纸巾,帮他擦拭着脑门上的汗,然后又掏出化妆盒帮他补妆。

“快了快了,就快好了,这可不能随随便便就搞定了啊!”一个扛着相机的摄影师,讨好的看着眼前这个也看不出有什么架势的男人,可是头一天一辆挂着总参牌照的军车,停在了他们影楼的门口,然后直接跳下来一个中将军衔的老头儿,进去就说这影楼他们明儿征用,差点儿没把影楼的老板给吓出心脏病来。后来才知道,原来是那个老头儿的女儿要出嫁,拍婚纱照,而又听说男方比这个中将家里权势还大,这也不由得整个影楼不小心翼翼的伺候着。

艾一戈使劲儿的抹着汗:“妈的,这才四月份的北京,居然能他娘的热成这样!”

赵心男在一旁皱起了眉头:“你说脏话的时候一点儿都不可爱,你还是骂人不吐脏字儿的时候比较有气质!”

艾一戈顿时泄了气,他开始感觉到,赵心男越来越能拿捏住他的痒痒肉了,每次都打在他的七寸上,让他都不得不泄了那口气。

“好吧好吧,接着拍吧,赶紧的,这天儿也忒热了,北京今年真反常!”艾一戈抱怨着,但是却又很快在摄影师和化妆师的摆布下,摇头晃脑的摆起了姿势,还别说,到底是跟演艺圈有关的,演技还不错,虽然心里痛苦无比,但是真拍起来,脸上那笑容就好像是发自内心的一般,且甜蜜且甜蜜着。

其实,这也真不需要太多的演技,毕竟跟赵心男大礼得成,艾一戈也是发自内心的开心。虽然说在他心里,始终都有靳可竹那道最高的坎儿,但是也同时会促成他对赵心男的愧疚。那次,在靳可竹躺在医院里的时候,艾一戈着急上火的说出那样的话,他其实也很过意不去,虽然那的确就是他的本心话,但是毕竟要看面对的对象是谁了。

赵心男当时虽然什么都没说,可是想来这话谁听了心里都不会好受。所以在艾一戈的心里,他始终都有一块被压抑住的对于赵心男的愧疚。这种愧疚的感觉,随着赵心男帮着联系医生又是最后抓住了那些人而逐渐的升级,艾一戈总是想找个合适的机会来跟赵心男表示一下自己的愧疚,可是这种话,却又着实的说不出口。

这次,拍婚纱照的事儿,虽然别人都是一天在影楼一天出外景,可是艾一戈这个却是由于赵立兴亲自出马,而导致整个拍摄周期变成了一周,把艾一戈搞得人困马乏的不说,就连赵心男都有点儿难以忍受。不过,艾一戈还是拿出十二分的精神来对付,因为他看得出来,赵心男虽然嘴上很埋怨这事儿,但是实际上还是很看重这个婚纱照的。在许多人的心中看来,领证不算结婚,拍婚纱照和办完酒才算是真正的结了婚。赵心男也不例外。

艾一戈身体力行的用一些方式在向赵心男表达着他的歉意,说别的都没用,好好的把这个婚结的风风光光的,让所有人都知道赵心男嫁了个好老公才是真的!

好容易把这整周都给折腾完了,艾一戈和赵心男在车里换完了自己的衣服之后,看看那绿草如茵的北海公园,心里很有默契的摆摆手,让影楼的人自己回去了,他们则留下来,在北海公园坐坐,看看白塔。

坐在水边,赵心男把脑袋靠在艾一戈的肩膀上,小声的说道:“我总是觉得咱俩办酒的时间不适合,可是你总说没问题,你真的觉得没问题么?”

艾一戈笑了笑:“能有多大问题?老爷子们商量出来的黄道吉日,咱俩难道还敢不给面子?我知道你心里不安是为什么,不就是婚礼的前一天是青阳姐的预产期么!我和青阳姐也谈过了,她说没关系,而且你还不了解她,青阳姐是最善解人意的女人了。这样不也挺好,我头一天在医院等着青阳姐把孩子生出来,然后第二天就去跟你结婚!这整个儿一个双喜临门啊!”

“你真的是这么想的?”赵心男似乎还是有些担心似的。

艾一戈转脸在赵心男的脸蛋上亲了一口:“傻瓜,不然我还能怎么想?你是我老婆啊,难道我还骗你么?”

“嘁,你们男人最拿手的就是骗老婆!”赵心男顿时表现出了不屑。

呃……这个么……咱们不谈这个行不行?

不过,对于这件事,艾一戈也的确是有点儿担心。预产期毕竟只是预产期,再好的医院也可能对于这种事情估计不足,哪有那么准的?这又不是黄半仙!如果说真的是按照预产期生出了孩子,当然没问题,而且还得是顺产。按照现在的医疗水准,顺产的话,生完孩子直接下地都问题不大,基本上什么都不会耽误。即便不是顺产,需要有些动作,也不会有特别大的问题,无非就是武青阳无法参加艾一戈和赵心男的婚礼罢了。

可是,如果预产期被推迟,推迟到婚礼当天,那就麻烦了。到时候艾一戈这个当爹的,居然无法第一眼看到自己的孩子,也无法见证武青阳生孩子的过程,这对于他们俩人之中的任何一个,都是一种相当不合适的经历。

为今之计,似乎也只能企盼老天长眼,一切顺顺利利,在婚礼之前能让艾一戈看到他的孩子降生了!

“怎么样?怎么样?”心急如焚的艾一戈,站在医生的面前,手里握着武青阳的小手,不断的询问。

医生摇了摇头:“没有反应啊,恐怕今天是生不出来了。”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七八点钟了,而明儿一大早艾一戈还得起,虽然说酒席的数量不多,但是在赵立兴和艾长虎的安排下,他们也还是有着正常的婚礼的一切步骤。而且,下午俩人还得去拜会一号首长。一号首长说他要是出席婚礼,或者仅仅是去看一眼,总是有些不大好,并且会严重影响婚礼的气氛,谁看到一号首长和总理一起来了,会不显得紧张呢?

但是,对于这对新人的祝福,也是必要的,甚至于这有关政治层面,且不说二人的父亲在中央都位居要职,单就只是赵心男这样一个中国唯一一支特殊部队的领导者,一号首长和总理就必须做出足够的姿态来,不然岂不是太过于不够重视自己国家的骨干干部了?这对于赵心男以后的威信也会受到影响。

所以,一号首长和总理决定,让这对新人在下午三点钟的时候,去中南海跟他们见上一见,以表达他们对于这对新人的祝福。

艾一戈的婚礼当天,基本上就要跟打仗似的了,即便是想抽空过来看武青阳生孩子,恐怕都不会有时间,现在听医生说没反应,恐怕生不下来,艾一戈自然是急得仿佛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倒是武青阳淡淡的笑了笑,拉着艾一戈的手,另一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大肚皮:“小戈,别担心了,没关系的,你明天的事情可不光是你自己的事情,事关国体。不要担心我这边,我肯定会一切顺利的。”

艾一戈皱着眉头:“这不是顺利不顺利的事情,你这儿躺着,我哪儿能放得下心?而且,这是我的孩子,第一眼看不到自己的爹算怎么回事?”

医生听到这话,赶紧知趣的离开了病房,这种事儿,他知道的越少越好,虽然说其实现在他已经基本上完全知道了,但是他更知道,这不是他该管的事儿,也不是他该打听的事儿,更别提让他出去八卦把这事儿说出去了。

“晚一天看就是了,难道他就不是你的儿子了么?”武青阳笑了笑。

艾一戈摇摇头:“你怎么知道是儿子的?你有照过片子了?咱不是说好不照的么?”

“没有,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感觉这是个儿子!小戈,你喜欢儿子还是女儿?”

“你生的我都喜欢!管他是儿子还是女儿呢!”艾一戈双手握紧了武青阳的手,心里却还是盼望着武青阳能赶紧喊痛,然后立刻送进产房。

但是,一直到半夜快十二点的时候,武青阳都没有一点儿动静,武青阳不由得好言相慰:“行了,你赶紧回去吧,明儿还有事儿,这事儿你可千万不能耽误了,一辈子就一次。”

艾一戈看着满脸微笑的武青阳,终于是点了点头:“回头给你们每个人都补个婚礼,一切按婚礼流程来,哪怕不能请太多的亲友来观礼!”

武青阳的双目顿时就湿润了,不断的点头微笑着:“好,这都随你。亲我一下,你就回去睡觉吧!”

艾一戈点点头,俯下身去,在武青阳的脸上印上了一个吻。

第二天,艾一戈虽然忙的跟狗似的,完全就没有喘气的机会,一会儿是这个领导,一会儿是那个部长的,搞得他头昏脑胀。但是艾一戈还是不断的用手机跟医院方面短信联系着,让他们一有消息就通知自己。已经不能现场去看了,难道还要去错过自己孩子出世的消息么?

下午去见一号首长和总理的时候,艾一戈也是显得有点儿精神不济心不在焉的,搞得一号首长都很和蔼的笑着说道:“小伙子,精神头好像不足啊!这辈子就这么一次,打起精神来!这该叫你媳妇儿多难过?”

艾一戈赶忙振作了点儿精神,强笑着对一号首长说:“谢谢首长的关心,这些天太忙了,是有点儿没休息好。不过您放心,我重视着今儿的一切呢!”

看到艾一戈那认真的样子,赵心男只觉得心里头甜蜜到不行,而且她很清楚艾一戈挂念的是什么,自然比其他人更体谅艾一戈。

“哈哈哈,年轻人就是有朝气!好了,那我们就不多耽误你们的时间了,结婚的人今天最大。这是我和总理送给你们的结婚礼物,看看喜欢不喜欢,然后你们抓紧时间,看看能不能抽空先休息会儿,晚上那顿,估计更能让你们头疼。”一号首长很和蔼,说话也就像是个普通的爷爷辈的人一样,没有一点儿的架子。

艾一戈看着两个在传说中被称之为中南海保镖的人,各自拿过来一件礼物,他和赵心男忙不迭的收下,当着两位领导的面拆开看了,甭管如何都表现的异常喜欢的样子,然后告辞而去。

倒是应了一号首长的话,从中南海出来,两人在车里稍微的休息了一会儿。其间艾一戈又给医院发了一个消息,得到的回应是依旧没反应,今儿能不能生出来都难说。

艾一戈收好电话,小声的自言自语:“要是真生不出来倒好了,干脆等到明儿再生!”

晚上的场面虽然控制又控制,但是还是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得到消息的人,不管有没有收到请柬,都想尽了一切办法,找到他们办酒的酒店,自己就跑了过来。虽然一个个的都很识趣,知道没有准备自己的位置,也就是说几句祝福的话,然后放下礼物闪人了,但是其中还是有不少是不方便让人家就这么走掉的。于是婚礼的规模一再的扩大,最后还是办了四五十桌,艾一戈喝完酒出来,都已经有点儿晕乎乎的了。

“妈的,再也不要结婚了!这结婚也忒他娘的折磨人了!”艾一戈看着婚礼大厅里,原本还显得很松散的十桌酒席,现在却被四五十桌填的满满的。难为了这一帮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领导们,商场巨贾们,现在却挤在逼仄到不行的小空间里,还一个个比艾一戈和赵心男还兴奋。

“你倒是敢再结一次呢!”说这话的是艾长虎,老头儿又在吹胡子瞪眼了。

赵立兴笑着拍了拍艾长虎的肩膀:“行了,咱俩该撤撤吧,那帮人,且得折腾呢,估计不到十一二点都散不了,这酒店今儿也算是倒了血霉了!”

“小戈,心男,你们俩也适可而止,差不多就悄悄的走人吧,别跟那帮人多纠缠。他们一半是冲着你们的婚礼,另一半也多少有点儿借这个机会搭上几条线多认识一些人的意思。你别太较真了!”艾长虎嘱咐了艾一戈一句。

艾一戈笑着点点头:“放心吧老爸,这要是您儿子再想不明白,那我也就不配给您艾长虎当儿子了!您几老先回去吧,我和心男再周旋一下也撤了。”

艾长虎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又把目光看向了陈凤英,似乎是有话要让陈凤英交待艾一戈。

陈凤英心领神会的,笑笑之后说道:“你们先走吧,我跟儿子再托付两句,马上就来。”

赵立兴夫妇和艾长虎三人出门,而陈凤英则拉着艾一戈,也不避讳赵心男的问到:“青阳那孩子怎么样了?生了没?”

艾一戈摇摇头:“刚才又打电话问了,说是还是没什么太大的动静,估摸着今儿未必出的来!”

“嗯,这倒是也好,你也少点儿担心。最好是明儿再生,你也可以当场见证。哦,心男,我说这话你别多心,你们不管是谁要生孩子了,我这个当奶奶的都一样的紧张。”陈凤英扶了扶眼镜,看着赵心男笑着说。

赵心男懂事的点点头:“妈,我明白的,您放心吧,我不会多想的。不然也不让艾一戈搞出这么多花样了!”

陈凤英哑然失笑,心道自己这儿子也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取个媳妇儿,外头还挂着四个情人,可是媳妇儿居然不挑他这个眼。

“小戈,有任何消息,都第一时间通知我和你爸。你别你那个老爸,心里紧张着呢,就盼着青阳第一个就争气,给他们老艾家添个香火!”

艾一戈抓着赵心男的手,点了点头:“嗯嗯,我知道了,一有消息就告诉你们。”

“行,那你们自己注意着点儿,我先走了,别跟那帮人喝了啊,差不多就回去了。”陈凤英临走前又嘱咐了一句,艾一戈和赵心男收下,看着陈凤英离开。

陈凤英走了没多久,艾一戈和赵心男也就正经的撤退了,当然还有靳可竹,三人坐在同一辆车上,由于不希望有人跟着,所以是艾一戈自己开的车。

“你说说我这个新郎官,大概是世界上最惨的一个了吧?居然还得自己开车回家。搞得跟下班了似的!”艾一戈笑着开玩笑。

赵心男没搭他这个碴儿,反倒是说:“老艾,要不咱们还是去医院吧,万一晚上生了呢!”

艾一戈扭头看看靳可竹,靳可竹的眼睛里也闪着相同的光芒,似乎也在说着同样的话。他便说道:“你俩还是别去了,先回去吧。我在家也稍微的休息会儿,洗个澡,解解乏,实在太累了。然后我自己去就行了,你俩去了,回头再让青阳姐紧张一下,她再生不出来了!而且,我儿子也指定不乐意一出生就看见仨妈,他分得清谁跟谁啊?”

“去你的!讨厌!”赵心男当即一翻白眼。

靳可竹则是幽幽的说了一句:“老艾说的也有道理,那就先回去休息一会儿吧,晚一点儿你再过去。你今儿也累得不轻,回头我给你揉揉脑袋。”

听到靳可竹这么说,赵心男也赶紧说:“嗯,我帮你捏捏脚。”好嘛,虽然是正室的大奶奶,但是这危机意识还真是蛮强的。

回到赵心男在北京的住所之后,艾一戈直接就上了楼,脱掉衣服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却发现屋里一个人都没有,嘴里不由得嘀咕道:“这俩妞儿,不是一个说给我捏头一个说捏脚的么,好家伙,俩人都不见了,回去互捏了?”说到这儿,艾一戈自己都觉得有点儿不对,互捏?这词儿实在是有点儿缠夹不清暧昧的紧呢!

在床上靠了一会儿,打开电视,随意的换着台,却听到外头有人敲门,然后就听到赵心男的声音:“老艾,你洗完了吧?我们进来了啊!”

艾一戈答应了一声,心道这俩妞儿居然还是一起来的?然后,他就看到从门口走进来两个都穿着睡裙的小仙女儿,一个高一个矮,一个矫健一个柔弱,对比鲜明的一塌糊涂,但是却又都那么惹人怜爱。

“有点儿不对劲啊,这俩妞儿怎么感觉像是打算送上门一起让我择择菜的意思?”艾一戈暗暗发愣,随即,靳可竹已经坐在了他的身边,把他的脑袋搬到自己的腿上,开始帮艾一戈轻轻的揉捏太阳穴了。而赵心男,也坐在艾一戈的脚边,捧起艾一戈的大腿,放在了自己的腿上,开始上下捏着。

“这还真是太爽了啊!要是这后宫每天都能这么和谐,老子过的日子岂不是比皇上还好?就算是一号首长也不换吧?他总不能弄俩老婆给自己捏肩捶背的,还是当老百姓好啊!”

艾一戈感慨着,闭上眼睛享受着这俩妞儿的伺候。

靳可竹的小手在艾一戈的脑袋上捏了会儿之后,慢慢的顺着他的两个脸颊下滑,然后在肩头上按了起来,而赵心男则是从脚踝开始,逐渐上升,这会儿已经捏到了艾一戈的小腿接近膝盖的位置了……

一个半小时之后,艾一戈站在产房里,亲眼看到医生从武青阳的双腿之间抱出来一个浑身是血的小孩子,然后立刻被放进了营养液中清洗,而武青阳也仿佛筋疲力尽的一般冲着艾一戈虚弱的笑了笑,很快,艾一戈的耳边就听到了那个孩子哇哇的哭声!

“青阳姐,你听,是咱们的孩子在哭呢!”艾一戈满脸的幸福。

武青阳也是笑了笑,然后问医生:“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一个护士笑着回头:“恭喜了,是男孩!”

武青阳捏了捏艾一戈的手:“是儿子呢!”

艾一戈点点头:“待会儿等他们帮你处理好了,咱们一块儿出去告诉我爸我妈去!”

“也是我爸我妈!”武青阳幸福的笑着,目光看向护士手里自己那个已经被洗干净然后裹上了早就准备好的小被子的儿子。

又过了半个小时,艾一戈跟在武青阳的病床边上,从产房里走了出来,看到外头两个同样面色焦急心急如焚的老人,艾一戈不由得笑了笑说:“母子平安,是个儿子!老爸老妈,你们从现在开始,就升级做爷爷奶奶了!”

艾长虎很是激动的拉着自己老婆的手,不敢相信的颤抖着:“我艾家有后了?”

陈凤英幸福的点了点头:“嗯!你这个不成器的儿子现在也做爹了!”

艾长虎却突然板起了脸:“谁敢说我儿子不成器?还有比我儿子更好的儿子么?”

一句话,说的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看着这家人的甜蜜模样,似乎所有人都能受到感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