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一百零六章 誓之牢(二)

qubipu.com,最快更新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最新章节!

伊、丝、黛、尔。

明明从宝黛丝嘴里说出来的通用语是四个舒缓而柔美的音节,连在一起是一个让人浮想联翩、忍不住噙在舌头上再念几遍,好好品味一下字音中隽永意象的雅致名字,可埃修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提高了警惕,脖子后面的寒毛根根直立。

他如何不忌惮那位大名鼎鼎的北境女爵呢?两人上次见面时还是针锋相对立场,交手的结果对双方而言都很狼狈,彼此也留下了深刻但极不愉快的印象。对于伊丝黛尔而言,埃修是一条癞皮狗,以蛮不讲理的愈合能力挣脱了自己布置的致命陷阱;而对埃修而言,伊丝黛尔一度将自己逼入生死的绝境,那扑面而来避无可避的穿身箭雨至今难以忘怀。正如伊丝黛尔听到埃修的名字会失态发怒一样,埃修听到伊丝黛尔的名字亦是心有余悸。

也正因为如此,宝黛丝的言行才会让埃修感到诧异。通过绑架瑞文斯顿的王储普鲁托尔,伊丝黛尔已经很直白地表明了自己的忠诚在这场内战中的归属。与阿尔德玛公爵一样,她也是王女厄休拉的支持者。按理说这两人本该统一战线一致对外,然而就眼下的情形来看――埃修快速扫视一圈:波因布鲁的预备役部队正纷纷将手里的武器丢下,一看便知道屡经战阵的披甲军士正驱赶着他们聚拢在一起。很明显,在埃修从此处战场上脱身再返回的短暂窗口内,伊丝黛尔指示自己的副官与嫡系部队制造了一场哗变,剥夺了阿尔德玛公爵的指挥权,实现了对军队的接管,行动不可谓不高效,足见这并不是临时起意,而是早有预谋的行动。投诚,投诚,曾经的敌人投过来的诚意可谓是举足轻重,以至于那片在半截旗杆上飘扬的白布开始颇具说服力。

埃修心念电转,脸上却不动声色:“说。”

“女爵眼下正面临一个危险的困境,尽管万分不情愿,”宝黛丝慢条斯理地说,“但她请求阁下的帮助,希望您能尽早赶到波因布鲁。”

“我与你的女爵上次见面时,都差点致彼此于死地。我不明白,”埃修盯着宝黛丝,“她让你领着部队过来,费这许多周折,只为了请求敌人的帮助?”

“我只负责传达讯息,将来龙去脉解释清楚并不是我的使命。一个信使如果知道得太多,则会具备相当的风险――如果不是这些军士的保护,我甚至有可能踏不出波因布鲁的城门。不过女爵倒是交代过,若临阵倒戈还不能取信于您的话,便将信物拿出来。”宝黛丝慢慢举起手,摊开的掌心上蜷缩着一团皱巴巴的布条,“她说,见到这个,您自然会明白――大概吧,她自己似乎也不确信。”

“你是说这个信物的归属另有其人?”埃修敏锐地察觉到了宝黛丝言语中不露面的第三者。但宝黛丝并未接话,只是小心翼翼地将布条揉开,将其上呈十字形的风干血迹呈现在埃修眼前,似乎是用墨水晕染出来的纹路如同纠缠的藤蔓一般攀附在十字周围。

“嘶……”

埃修如遭雷击,他甚至并没有听到自己倒抽冷气的声音,也没感觉到流泻在牙关与口腔之间的冷风有多么寒彻骨髓,这一刻他的脑海一片空白,唯独视线中的十字血迹鲜艳夺目。那纠缠的纹路其实是一门语言,一门几乎践踏语言学一切规律的语言,以匪夷所思的符号归纳庞然壮阔的信息,潘德大陆上掌握它的人屈指可数,但是埃修恰好对那门语言熟稔至极,几乎就是第二母语。因此第一眼看到时,他在心里下意识地就念了出来。这个符文转译成潘德语是一长串零碎散乱的字母,拼凑不出任何有价值的信息,但对于涂写符号者以及埃修而言,所要表达的一切尽在这个符号原初的读音中,那是四个错落有致的音节,跟“伊丝黛尔”一般具有隽永的意趣,但也同样让埃修寒毛直竖。

露、西、安、娜。

“巴兰杜克,她的安危就是你我之间血十字契约的内容,如果内战无从避免,你至少要将露西安娜平平安安地护送出北境。”

布罗谢特的声音在朔风中闪回,埃修木然地向前探身,从宝黛丝手中取走布条。原来这是布罗谢特的信物,或许上面的血迹也来自于他本人。但埃修从来没有想过会是以这种离奇曲折的方式转交到自己手中。他现在的思绪一片混乱:为什么会是伊丝黛尔?

埃修隐约记得那名强势的女爵是露西安娜在王立学院的体能导师,但单纯的师生情谊能够让伊丝黛尔做到如此地步吗?甚至不惜弃叛自己的阵营?既然布罗谢特愿意将信物交托给她,那很显然,伊丝黛尔对于露西安娜安危的重视程度绝对不会逊色于有血十字契约在身的埃修。指示副官哗变、剥夺阿尔德玛公爵的指挥权,哪怕没能亲自前来,她也以最为决绝的态度向埃修亮明了自己的立场。

“如何?男爵阁下,您取走了信物,那作为交换,我是否也该取得您的信任呢?”宝黛丝试探着问,她一直在观察埃修的神色变化,而后者只是怔怔地盯着那片布条,瞳孔呈现纯粹的失焦状态。

埃修完全没在听宝黛丝说了什么,他只是僵硬地举起火枪,枪口朝天有节奏地连续扣动扳机,但机簧只是发出“咔咔”的空响。埃修这才想起来,此前为了借助火枪的后坐力赶回依斯摩罗拉,他已经打空了所有备弹。

一阵凛风呼啸而过,布条被风卷离了埃修的掌心,在他眼前飘荡盘旋,埃修下意识地探手去抓,可布条只是轻飘飘地穿过他的指缝,轻巧而不经意坠入衣甲的领口。这下再想取出来那难免要跟猿猴捉虱子一样折腾一番,而碍于有宝黛丝以及一众军士在场,埃修当然不可能这么做,只能先暂且搁置一旁,反正那张布条已经完成了其作为信物的使命。埃修轻轻咳嗽几声:“让你的部队待命,看好这些战俘。十分钟后,我在依斯摩罗拉等你。”

“女爵还在等待阁下一个明确的答复。”宝黛丝说。

“如她所愿,我会尽快启程前往波因布鲁,但在那之前我得作出一些军事布置。此外,对于你和你的部队,我已有安排。”

“女爵已有命令,让我听凭阁下吩咐,那么,十分钟后见。”宝黛丝耸了耸肩,目送埃修策马离去,同时心里长出一口气。在雪原上一路跋涉至此,每每想起伊丝黛尔交托给自己的任务,宝黛丝总是难免心悸,毕竟这无异于直接与掌控波因布鲁全局的鲍里斯反目,一旦事情败露,为了保护露西安娜留在城镇中的伊丝黛尔必然插翅难逃。直到现在顺利哗变,接管军队成功,宝黛丝心里的巨石才算稳妥落地。

宝黛丝其实有些不理解,为何伊丝黛尔会为了王立学院的一名女性学员能够做到如此地步?但这似乎又很符合她的性子。追随伊丝黛尔时日已久,宝黛丝已经习惯了这名女爵天马行空、同时更是胆大妄为的行事风格,因此也能猜测出大概的原因。虽说早已跻身有爵位有领土的贵族,可伊丝黛尔并未一改往日身为探险者散漫随心的“草莽”做派,甚至可以说是变本加厉。然而不可思议的是无论是曾经的格雷戈里四世亦或者是现在的王女厄休拉,两人无不对伊丝黛尔展现出了高度的宽容与赏识。尤其是厄休拉更是对伊丝黛尔宠爱有加,亲自前来拜访拉拢。如果不是这样,伊丝黛尔也不可能有与“乌鸦爵士”叫板的底气,后者尽管在厄休拉阵营中位高权重,却也相当忌惮伊丝黛尔的态度。但伊丝黛尔每每面临困境时,往往也是拜这种做派所赐,比如先前与宝黛丝被困于迷雾山脉间。不过伊丝黛尔总是能想办法解决,而现在,事情终于到了她束手无策,不得不向他人求助的地步――而且还是向埃修・巴兰杜克。伊丝黛尔曾经向宝黛丝抱怨过她与埃修在王立学院礼堂前的交锋,言语中频繁的咒骂性词汇足见怨气之深。

宝黛丝也不知道埃修究竟能不能解决伊丝黛尔的问题,但事已至此,已经没有什么转圜的余地。她打出个手势,立时有两人上前架起阿尔德玛公爵,部队开始缓缓向依斯摩罗拉靠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